夜登華山 熱血青年邀月論劍

早前於西安交換學生時,總憧憬著一定要到當地名勝華山走走。欲登華山,可搭纜車或徒步上山,而以纜車上山僅需花上十分鐘,即可見到金庸筆下「華山論劍」之處。

當初第一次與家人共同前去華山,因為考慮奶奶的身體欠佳,便搭著纜車登山,見到周圍光禿禿、陡峭挺拔的岩壁,好奇著當地政府是如何把纜車建造起來的;而第二次前往華山,我們一群熱血的同學,決心由山底登至西峰,此為海拔2082米,是華山五大峰中最低的一峰,大夥在夜晚於山底的餐廳用餐完畢,隨即準備好行囊啟程,包括了頭燈、以利大夥識別的紅頭巾、以及登上峰頂所需的羽絨厚外套,聽說,山頂氣溫接近零度。

大家邊爬山,邊看著皎潔的月光投射在岩壁上,一位同學唱起蘇軾的《水調歌頭》:「明月幾時有,把酒問青天。不知天上宮闕,今夕是何年……」一時間,同行的夥伴們也都哼起了旋律,大夥來自不同地方,卻因過去所讀的古詩詞而有所聯繫共鳴,甚是有趣。

不知不覺,我們一行人到了山腰,此處有一個小亭子供大家休息、另外周邊也有小攤販讓大家買點零嘴。我很佩服當地人們以人工方式背著各種乾糧、水至山上;我們在休息的同時,也認識了另一團同校的登山社團,他們熱心地告訴我們看日出的時間、介紹我們最佳拍照的角度。大家來自海峽兩岸,能於華山一角相識,實在是人生的巧遇與緣分。

大約爬了五個小時至山頂後,便依登山社的建議,占據了其中一角好視野。因為當時為入秋之際、日出時間較晚,有些同學先租了一件厚厚的大毯子席地而睡、而有些同學則跟小販買了泡麵或熱巧克力暖暖身;而後續至早上六點時,遠方的天空由灰轉向橙紅,再隔了不到五分鐘,瞬間金光乍現。

現場每個人皆發出驚呼,讚嘆著大自然的美,我也出於心內默默感謝著父母,能夠給予我經濟上的支持,讓我有機會至對岸,認識這些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,體會著不同於台灣的生活。

原本大家的計畫是登頂見到日出後繼續往別的山峰移動,但因為體力不足而作罷,我們乘坐纜車回返,看著我們夜晚曾經爬行過的幾乎90度垂直的樓梯,好在因為晚上看不見其陡峭,而能夠督促自己不停往上爬,若是白天視野清楚,或許會因為其險峻而心生膽怯吧!此次華山行,唯一的遺憾是沒辦法見到長空棧道,此一景點因為冬天而封閉,不過這也好,留一個目標,之後再來!

至今當我翻閱過去的照片,仍會讓我想起那段登華山的經歷,是乘載多少著年少輕狂、流浪者的心?一夥年輕人努力探險未知的熱情,而華山至今仍堅挺地佇立在西安,歡迎登山客的到來;不知道大家在登山的同時,是否也和我一樣,想像著金庸筆下的英雄們乘風起舞、帶給人們無窮的珍貴回憶。

中時電子報 連結

http://www.chinatimes.com/newspapers/20160408001149-260306

Advertisements

Tags

Green Lemon - Traveler and Adventurer. Here's my contact info: greenlemontw@gmail.com / Facebook Page: /Instagram: Greenlemontw。 青檸檬 - 美食、旅行探險的慢生活者。如果你(妳)看到我的文章想與我聯絡,煩請聯絡以下信箱 greenlemontw@gmail.com/ Facebook 頁面: Green Lemon/ Instagram: Greenlemontw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